上海公墓长青烈士陵园官网,买墓地免费上门接送看墓,提前1-2天预约!
全国咨询电话:0512-57756732
长青烈士陵园
长青烈士陵园

长青烈士陵园新闻动态新闻动态

长青烈士陵园殡葬法规

首页 > 新闻中心 > 殡葬法规

上海墓园_南宋社会中风水墓地诉讼的缘由

来源:2018-06-07 08:13:10

南宋社会中风水坟地诉讼的缘由

南宋风水之讼之所以如此频繁并常常启动当时司法审判中的上诉审程序,与诸多因素的共同作用密不可分

(一)孝道观念导致墓地风水之讼繁多

南宋风水之讼的繁多首先在于时人对坟地的极度重视。中国人本来就重视人的死后世界,由于灵魂不灭观念盛行,古人认为为去往另一个世界的先人营造一个与生前相同的环境,就可以让死去的亲人依旧享受到和在世时一样的生活,而祖先的福荫则可以保佑门户的兴盛和子孙兴旺,所以保有墓地是每一个子孙不可推卸的责任和必尽的义务。宋人对风水坟地的重视是以孝道观念为伦理基础的。孝道观念是中国文化的特有现象。自古至今,无论贫富贵贱,国人都接受着这种文化的熏陶,“事亡如存,的观念在人们的头脑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对身后事的重视程度成为宋人衡量孝与不孝的重要标准。统治者及儒家提倡下的孝道观念同时也受到情感因素的支配。死亡意味着生者与亡者的永远分别,而为亡者营造舒适的‘宅地,,定时定期的祭祀以给其提供所需财物及保护其居住环境免遭破坏则是人们寄托哀思、延续与死者情感的最好方式,这种观念更增加了人们对风水坟地的重视程度。人是在社会中生活的,死者虽中断了与现实社会的联系,生者却仍要继续在社会中生存,若连先人的坟莹也保护不好,会遭到周围人的指责而被视为不孝子孙,在乡里乡亲间抬不起头,所以坟禁一事是孝子顺孙所必争,除此以外别无选择。随着佛道二教在宋代的世俗化,佛教中的转世轮回、因果报应、天堂地狱观念及道教中的祈福攘灾等教义也强化了人们思想中的风水坟地意识,使得人们不惜倾家荡产也要维护象征着家族兴衰的祖先的墓地所在,再加上社会道德的自我规范机制和国家制度制约机制的互动,就使这种大众心态在世人中有了更广泛的市场,保有祖宗的坟墓成为世人心口中不可缺少的精神慰藉,其外化表现之一便是在祖莹受到侵犯时的坚决抗争,一诉再诉而不已,如姿州“吴王府争墓二十有九年”。

(二)健讼之风与优容的诉讼时效助长风水之讼

南宋风水之讼的繁多还与个人的秉性和一时一地的健讼风俗密不可分。如南宋时江西崇真观女道士王道存与数十家平民所争地界中有这些平民的祖墓,知县和主簿经过实地调查取证后认为此地应属这些平民所有,王道存上诉到转运司处败诉后,隐瞒已经监司结绝的事实,又‘走经省部,埋头陈词”,使得终审官员黄斡惊叹不已:“江西之俗,固号健讼,然亦未闻有老黯妇人如此之健讼者,不仅江西,南宋的许多地方均有好讼之俗,如江南东、西路亦是如此,“其俗性悍而急,丧葬或不中礼,尤好诉讼,其气尚使然也少。    南宋对一般田宅典卖规定了严格的案件受理时效,独对埋有坟墓的田地有特别的规定:“若墓田,虽在限外,听有分人理认,钱、业各还主,典卖人已死,价钱不追>}a〕土地交易发生纠纷后,某些人便以墓地为借口提起诉讼,使得重视维护墓地稳定性的南宋官府无理由拒绝受理此类诉讼;而实际情形却是被原告或被告指为祖墓的古坟往往是平常无人祭扫的无主古墓,“几年茅苇,曾不得为马医夏畦之鬼,一旦交恶,乃争欲下郭崇韬之拜,殊可笑也过于优容的墓地受理时效反而给南宋司法系统增加了许多不必要的、棘手的诉讼,导致了南宋风水坟地诉讼的复杂化。

    (三)法官自由裁量权导致当事人上诉频繁

    南宋风水坟地诉讼的繁多及多次上诉现象,与法官们的自由裁量权不无关系。由于执法官员在适用法律方而的偏差及对同一法律条文的不同理解,常常发生同案异判的清形,这也是导致此类上诉案件频繁出现的一个重要缘由。南宋人李细五要求收赎墓地一案即出现了三次完全不同的判决结果。第三任法官胡石壁认为前两审中的官员对法条的理解各有偏颇:推官根据“诸典卖田宅,四邻所至有本宗麻以上亲,其墓田相去百步内者,以账取IpJe,这一法条,判令李细五收赎,但他忽略了典买田宅的有效期限:“典卖田宅满三年,而诉以应问邻而不问者,不得受理”从黎友‘j‘买地至今已过去了五年,超出了法定的三年之限,此案本不应被受理;而知县所引之法则又曰:“典卖众分田宅私辄费用者,准分法追还,令元典卖人还价;即典卖满十年者免追,赔偿其价;过十年,典卖人死,或已二十年,各不在论理之限若墓田,虽在限外,听有分人理认,钱、业各还主,典卖人已死,价钱不追”。知县虽注意到墓田收赎期限问题,却认为双方所争之田是众分产业,李细五有部分所有权,且又是墓田邻,未能给双方的诉讼标的准确定性。因此终审官员认为解决这一纷争的关键点有二:第一,确定黎友‘j‘买契的投印时间,“在法理年限者,以印契日为始”。若未超出三年之期,则令黎友交钱退业;如果超出法定期限,根据高宗绍兴十二年(( 1142)二月二日都省指挥规定:“庶人墓田,依法置方一十八步,若有已置坟墓步数元不及数,其禁步内有他人盖屋舍,开成田园,种植桑果之类,如不愿卖,自从其便,是不得于禁地内再安坟墓,。另据“乾道九年七月十五日指挥,亦只令地主不得于墓禁取掘填泉”。卖与不卖,听

从黎友之意,但不许其“于禁步内再安坟墓及取掘填拿

    (四)官府判决不合理导致当事人嚣讼

#p#分页标题#e#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执法官如不能穷追证佐,辨清是非而作出判决也常常导致当事人上诉,如前述盛氏叔侄互诉一案,“自县而府,即不曾追有闻对所以出卖之因,此盛荣所

以嚣讼不已”官府的不合理判决同样会导致墓讼的普遍胜、复杂性与长期性,像余炎、黄子真一案的多次上诉便是由于初审官府的误判而引起的,“常谓乡民持讼,或至更历年深,屡断不从,固多顽嚣,意图终讼,亦有失在官府,适以起争。如事涉户婚,不照田令,不合人情,遍经诸司,乃情不获已,未可一概而论,。审理此案的历任官员认为黄子真是‘违法交易,不经批退,监勒受钱退业,其说一同,,不支持他要求赎埋有祖墓的产业的诉讼请求,由此而引发了他的一系列“由县及州,下金少,入州院’的一再上诉行为的发生[al

    有时官府为了维护社会秩序稳定与缝合当事人之关系裂痕而作人情判决。人情判决相对而言处罚较轻甚至对当事人免于处罚,其口的是为给其一个悔改的机会或是为了弥补亲情的裂缝,但中国人向来是‘一场官司十年仇’,已有裂缝的亲情岂是那么容易弥缝?“若要如此委屈劝谕,几时是了?,这样做,有时反倒会给嚣讼之人提供了日后再讼的有利时机

    (五)已判决案件执行不力导致当事人反复诉讼

    有些案件官司虽与定断,却不能得到有效执行,遂致累经州县论诉如吴端敬一案即属此一类别,吴家虽多次赢得官司,但此案的执行却是困难重重:自嘉定五年(1212)至吴思敬之妻段氏再次诉官,首尾六年,吴宅‘累经州县论诉,“官司虽与定断,至今尚未了绝,。究其原因,吴宅主人平时居住在40。里外的府城,对此地照管不到,男主人死后,妻寡子幼,谢家兄弟更加不把孤儿寡母放在眼里,正因为难以执行,所以才会反复诉讼、多次上诉。